日本政府多年来一直在研究“核污水”排放问题-花边新闻网-维普资讯网
点击关闭

福岛政府-日本政府多年来一直在研究“核污水”排放问题-维普资讯网

  • 时间:

周杰伦再现神车技

(下轉B02)圖為「多核素去除設備」的大型污水凈化裝置。

「排入大氣」方案將二次凈化的「處理水」加熱蒸發,從而排入大氣中。但二次凈化后的核污水中仍含有氚。

對於原田義昭的說法,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在另一場新聞發佈會回應道:「原田義昭的表述只是他的個人觀點。」他還表示日本政府還沒有決定「核污水」處理的最終方法,目前仍在討論。前首相小泉一郎的兒子小泉進次郎作為新上任的環境大臣,特地前往福島向憤怒的鄉親致歉。

實際上,日本政府多年來一直在研究「核污水」排放問題。不過面對這一問題,日本政府真正開始採取措施是在2013年9月。在日本政府制定的三項基本方針之下,投入的國家經費總計將達到約470億日元。然而這時距離泄露事故發生已有兩年半之久。

就在日本前環境大臣原田義昭爆炸性言論提出幾天之後,在9月16日于奧地利維也納召開的國際原子能機構大會上,韓國就「核污水」排放問題與日本展開了一場激烈辯論。

「排入海洋」方案將含氚的二次凈化「處理水」進行檢測,若其他放射物質濃度低於標準值,就與海水稀釋後排入海中。

日本政府忙「滅火」否認日本新內閣於9月11日成立,原田義昭也卸任環境大臣一職。但如何化解他此番「爆炸」言論的影響,也成為新任政府的第一道考題。

東京電力首次公開排放方案「核污水」到底怎麼處理?果不其然,就在日本前環境相原田義昭試探輿論「水溫」之後,2019年9月27日,日本專家小委員會召開會議,討論福島第一核電站「核污水」處理方式,東京電力公司也首次提出確切的排放步驟及方案。據報道,東京電力公司以土地不足為由,排除了建造更多儲水罐的方案,僅提出了「排入海洋」和「排入大氣」兩種方案。此外,還就如何抑制輿論壓力提出了「有可操作性的方案」。

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附近的「核污水」儲存罐以每周一個的速度增加。

除了在國際原子能機構大會上的交鋒,韓國海洋水產部又在《倫敦傾廢公約》締約國大會上向成員國告知日本福島核「污水」處理問題,將該問題付諸公論。據悉,《倫敦傾廢公約》締約國大會從10月7日起,在位於倫敦的國際海事組織總部舉行,此次大會議題包括「放射性廢棄物管理」。

「核污水」已經超百萬噸提出這一建議的是日本前環境大臣原田義昭。9月10日,就在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改組內閣前夕,原田義昭在記者會上被問及福島第一核電站「核污水」處理方法時表示,除了直接排放(入海)稀釋外,別無他法。

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在2011年發生核泄漏事故后,國際社會上對於日本核安全的質疑聲就不絕於耳。然而近日,日本前環境相原田義昭表示,應將核電站中的百萬噸「核污水」直接排入太平洋(601099,股吧),這番言論引發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也讓日本核安全問題再一次成為國際焦點。

不過在多種方案中,排入大海的成本最低且最為便捷。日本經濟產業省研究小組表示,將污水凈化處理後用混凝土封閉、埋于地下,或讓其蒸發排放進大氣等多種方法,但高達數百億至數千億日元的費用讓政府望而卻步。而把稀釋后的「核污水」排放進海洋,只需花費17億—34億日元(約合人民幣9945萬元—2億元),在成本上具有極大的吸引力。此外,將「核污水」排入海洋意味着只需4~8年就能全部處理完畢,從時間上看也頗為「划算」。

每天產生300噸「核污水」據悉,在這次泄露事故中熔毀的核燃料棒,由於不斷混入冷卻水和每日不斷流入渦輪機房的地下水,時至今日,每天會新產生約300噸含有放射性物質的「核污水」。由於東京電力公司在事故當初應對不力,導致「核污水」流入海洋以及地上蓄水槽發生泄漏等情況層出不窮——2011年4月4日,東京電力公司就將福島第一核電站內含低濃度放射性物質的1.15萬噸「核污水」直接排入大海,時任內閣官房長官的枝野幸男給出的回復是「別無選擇」。

不過,包括大阪市長和大阪府知事在內的多位日本官員表達可以接納排放的意願,前提是中央政府確認不會破壞環境。大阪市長松井對媒體稱,「完全不會破壞環境的東西應該由整個國家進行處理。如果將其運過來並排放,也是有可能的」。

不謀而合的是,東京電力公司稱,截至今年7月,福島第一核電站「核污水」儲量已超過115萬噸,而用於儲存這些「污水」的儲水罐多年來以每周一個的速度在核電站周圍增加,將在2022年達到極限……

2011年3月11日,日本東北部海域發生強烈地震並觸發海嘯,福島第一核電站發生災難性輻射泄漏。核電站內一號機組和三號機組反應堆冷卻系統損毀,導致核燃料熔化:反應堆內壓力容器中的核燃料棒失去冷卻后迅速升至極高溫度,並從壓力容器底部泄漏到外面一層安全殼的底部。為控制反應堆的溫度,東京電力公司只得往反應堆內注入大量冷卻水,因而產生含有放射性物質的「核污水」。事故發生后,日本政府將福島第一核電站周邊占福島縣面積約10%的區域划為避難區,並稱這一區域內輻射水平嚴重超標,居民也被要求強制疏散。

「排入海洋」方案更好會議中,日本專家委員會委員長稱,兩個方案中,考慮時間和費用成本,「排入海洋」的方案更好。東京電力公司還稱,若因排放「核污水」而產生負面輿論影響,則應利用媒體和社交平台來平衡。韓國媒體指出,日本官方雖稱並還未確定如何處理「核污水」,但排入大海的方案卻已擬定了詳細步驟。日本資源能源廳官員還表示,選擇合適的排放時機很重要。

大阪市不是第一次對日本大地震「後遺症」伸出援手——在前大阪市長橋下徹的主導下,大阪府曾在2011年宣布接納東日本大地震的災害廢棄物,通過大阪灣填埋工程共計處理了約1.5萬噸。

(下轉B03)

有日本城市願意接納排放一石激起千層浪——原田義昭的言論招致不少日本漁民的強烈抗議,「我們堅決反對任何將『核污水』排入大海的計劃。」福島縣漁業聯合會會長野崎哲在接受英國《衛報》採訪時說道,福島縣漁業在核泄漏事故發生后發展一直受阻,許多人對當地魚產品的質量表示懷疑。若現在再將「核污水」排入大海,消費者會更不願意購買當地食品。

韓國科學技術信息通信部第一次長(副部長)文美玉在發表主旨演講時表示,「福島『核污水』的管理不再是日本的國內問題,而是影響整個全球海洋環境的嚴重國際問題。『核污水』至今沒有得到解決,整個世界都對此恐懼且不安。」她還說,一旦日方決定將「核污水」大規模排入大海,將成為影響全球海洋環境的重大國際熱點,她呼籲國際原子能機構能夠在福島核電站「核污水」處理問題上發揮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在日本,負責污水處理的部門是日本經濟產業省屬下的日本專家小委員會,並非環境省。但據《日本經濟新聞》報道,討論「核污水」處理話題的經濟產業省專家會議自2018年12月之後就沒有舉行過。因此,儘管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稱這是原田義昭的「個人的意見」,但是仍有許多媒體懷疑這是日本政府試探輿論口風的一種方式。

成本最低且最為便捷在此之前,日本經濟產業省等就曾提出福島核電站「核污水」處理方案,包含另擇他地保管儲水槽、擴增保管容量、處理後排入大海、處理為水蒸氣後排至大氣、固化后埋入地底等等,但每種方式都有風險與困難,均面臨技術不成熟或成本過高等問題,一直無法定案。

自2011年日本發生大地震以來,圍繞福島第一核電站的種種輿論就沒有停息過。最近,又把它推上風口浪尖的,是日本官員提議將含有放射性物質的「污水」直接排向海洋。有媒體懷疑,這是日本政府為試探輿論口風的一種方式——自從福島第一核電站發生核泄漏事故之後,為了控制反應堆溫度,就不斷地注入大量冷卻水,從而產生了大量含有放射性物質的「核污水」。目前「核污水」的儲量已超過115萬噸,而修建在核電站周邊用於儲存這些「核污水」的儲水罐即將達到極限……

據悉,韓方在大會上演講的前半段,一直在談日本「核污水」處理問題。而出席會議的日本科學技術大臣竹本直一則用「毫無科學依據」回應韓國。「關於『核污水』處理問題,我們收到了一些毫無科學依據,也不符合事實的批評。我們強烈希望此事能公正理性地進行討論。」雖未指名道姓點出韓國,但明顯是在回應韓國擔憂污染水排入大海的言論。竹本直一還稱,排放「核污水」一事日本政府還在商討,現在還沒有決定。

然而,旁聽會議的國際環境組織稱,就算「核污水」經過二次凈化,也不可以就此排放。綠色和平組織高級核能專家肖恩·伯尼說:「第一次處理時,凈化裝置技術失敗了,第二次凈化過程有什麼效果,誰也不知道,也許有用,也許沒用,這都是技術問題。」

據報道,韓國政府將和綠色和平組織攜手呼籲國際社會共同探討「核污水」處理問題。綠色和平組織此前就福島核「污水」排入海洋的計劃表示憂慮,並計劃向日本政府提交質疑文件。韓國海洋水產部相關人士表示,已向日方提出共享「核污水」處理問題的相關信息。

(上接B01)日韓在國際會議上「互懟」若日本果真決定向海洋排放「核污水」,這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作為日本鄰國的韓國,對此事也一直保持密切關注,並警告稱,一旦「核污水」排入大海,全球海洋環境都將受到影響,「(核污水)一旦傾入大海中,200天後就會流入濟州島,280天後抵達韓國東海岸,一年過後整個韓國東部海域將受到相關污染。」韓國媒體甚至表示,所有與太平洋相連的臨海國家屆時都將受到污染水影響。

今日关键词:可口可乐再生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