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张并不只为赵忠祥服务-旅游行业资讯-什邡新闻
点击关闭

一个旗袍-小张并不只为赵忠祥服务-什邡新闻

  • 时间:

鹤唳华亭开播

雖然對外如此謹慎,但小張透露,趙忠祥的經紀人不會管理這些事情,他們都是與趙忠祥直接對接的。

等他們抽完煙,我們集體往北走了幾百米,就到了趙忠祥所在的小區XX家園。

一些中介/經紀人發佈視頻聲稱,趙忠祥可定製字畫出售,還可以錄製對個人、企業的祝福視頻。

「你知道侯耀華的女徒弟吧?」見我發出懂了的聲音,小張笑了,「侯耀華也不讓這種衣着性感的女的靠近啊。」

「那不是凶,在央視做了那麼久的主持人,有基本的規矩,你越了規矩肯定是這樣的。」小張對我解釋道,見我還皺着眉頭,他又安慰我:「你比那個穿旗袍的好多了。為什麼讓她保持距離?因為站得太近容易被做成新聞。」

不少視頻顯示,趙忠祥對微商、火鍋店、酒、茶葉等來者不拒,只要花錢,還可以坐在他家客廳里,跟他合影。

旗袍女追上前,將禮物遞給了趙忠祥

03「他好凶啊!」我忍不住對經紀人小張說。

等人走得差不多,娛理工作室走到趙忠祥身邊,僵硬地合了個影。十幾秒之後,趙忠祥對我說:「您拍完了。」

我回說:「趙老師能不能跟我媽說幾句話?」

「會客廳」在趙忠祥位於朝陽高碑店的房子里。

「得多給錢才能去?」娛理工作室問。「不是一般的多給,得是代言或者企業,正式的那種。」小張說。

拍攝準備中的趙忠祥小張和他的兩個老鄉在一旁抽煙,沒有說話。這三個人都是做這一行的陝西人。

網絡上,趙忠祥還有合唱、組織家宴的項目,比如網絡上還流傳着一位黑衣美女與趙忠祥唱《再回首》,並與趙忠祥貼身相坐的照片。

接着,旗袍女把她的手機交給我,湊上前去,站在了趙忠祥身邊。只聽趙忠祥厲聲喝道:「保持距離!」重複了好幾句之後,旗袍女乖乖地站遠了一些。

拍完之後,黃髮男生滑動屏幕檢查視頻,趙忠祥繼續倚靠在欄杆上,「弄好點,不然就不做了」。

按照百度百科的說法,XX家園處於西二環與長安街的交匯處,實際上它位於長安街以北的廣電總局生活腹地。根據經紀人的說法,這裡是央視的職工小區,主要是內部分房。

後來,小張開始明白,「做生意或者銷售,沒有哪個產品是永久的,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所以不斷地擴展,互相結合,才能不斷地穩住。」

娛理工作室接觸了聲稱能夠安排見趙忠祥的經紀人,在謹慎觀察了一個多月、並將價格砍成4000元之後,如願見到了趙忠祥老師。

拍攝中的趙忠祥、合影團成員等等黃髮男生確定視頻的時候,趙忠祥上了一趟樓,再出現時,手上有兩張寫好的書法,招呼小張和他的老鄉:「帶你們的隊伍過來,快點!」

拍攝結束后,趙忠祥打着電話進樓我又問小張,為什麼這次見面地點只是趙忠祥家的單元樓門口,小張解釋道:「一般這樣普通的(見面)不會去『會客廳』。」

在這個隱秘的產業里,趙忠祥們享受成名光環的餘熱,普通人渴求那點餘熱照亮自己的某一方天地,小張們對接供需賺錢。倘若愛豆也能報價出售相見的機會,那肯定很棒,但如果愛豆是這樣活着,似乎也挺讓人失望的。

趙忠祥穿着紫色的Polo衫、黑褲子,頭髮花白,並不像網上傳言的假髮。他的臉上分佈着77歲老人該有的溝壑,肚腩大方凸起,兩隻腿交叉着,整個人隨意地倚靠在欄杆上,一個黃頭髮的男生拿着手機,當他點擊錄製鍵,趙忠祥臉上即刻浮起笑容:「祝XXXXX。」

綜藝節目《我們的師父》劇照,趙忠祥和他的家

旗袍女告訴我,她的師父是一位教授,跟趙忠祥是故友,自己其實只是代師父師母過來看望趙忠祥。

小張趕緊招呼我們也站遠一些。

「幾句話可以,這要錢的,不是白說的,這是我們的職業,對不起。你不能當我賣油餅的,拿油餅就走了。」見我不放棄,趙忠祥指着小張說,「你找他,你把錢給他。」

這時,樓上有一家五口出門,看着門口的陣勢,男性長輩有點不知所措。趙忠祥看了看他們說:「走吧,我們照完了。」

當然,小張並不只為趙忠祥服務。為了招徠客戶,小張製作了一個H5頁面,裏面是他跟很多明星的合影,也有鄧紫棋這種年輕的藝人,更多的則是趙忠祥、侯耀華、李琦以及央視《星光大道》走出來的「大衣哥」等中老年人追捧的明星。

不過,無論是XX家園的房子,還是高碑店的房子,趙忠祥其實都不會居住,他每次要有預約才會出現在兩套房子里,出出入入都會走地下車庫。

與明星合作,是小張來北京之後擴展的領域,他有正規的經紀人證,但沒有掛靠的公司。

娛理工作室了解到,今年4月播出的節目《我們的師父》中,倪萍曾經帶着節目組拜訪趙忠祥,拍攝地點就是那個「會客廳」。

娛理工作室拍攝圖片這張濃墨重彩的「福」字是趙忠祥老師給我的。

站在他身邊的是一位穿着旗袍、拎着紅色禮盒的女性。看得出,她也跟我們一樣,是經紀人小張組織的趙老師「合影團」成員。

經紀人朋友圈的「招商廣告」,李琦和趙忠祥

明星,她見過很多。「李小龍。。。的扮演者陳天星,邁克爾·傑克遜的好友王·傑克遜,邁克爾·傑克遜不是走了嘛,那個王·傑克遜模仿邁克爾·傑克遜,比他還好,跟特朗普、邁克爾·傑克遜和他的兄弟都在一起。」

如果在XX家園見面,一個寫好的字和合影,我的拿貨價是3500元。

相比這些老藝人,要請到烏蘭托婭、蘇勒亞琪琪格、魏新雨、許佳慧錄視頻,價格都在3500元。

娛理工作室接觸了聲稱能夠安排見趙忠祥的經紀人,在謹慎觀察了一個多月、並將兩人7000元的價格砍成4000元之後,如願見到了趙忠祥老師。

04在這一次見面之後,娛理工作室成為了小張的下線代理,也掌握了一些拿貨價。

網傳趙忠祥在家中手持他書寫的扇面所拍攝的圖片

前些日子,娛理工作室網上衝浪時,發現了著名主持人趙忠祥的老年生意。

三個經紀人拿了一張寫着「壽」字的書法,其中一個人拿着它跟趙忠祥拍了照,據說那是一個來不了現場的買家,只想要一幅書法。拍了幾秒鐘,趙忠祥介意麵前有兩個人拍:「別幾個人拍,眼睛是歪的,跟你講了半天就是不聽,他走了你再拍,你他M倆人同時拍啊?」

房產中介的網站也顯示,這個小區建於2008年,開發企業是北京市廣播電影電視局,房產權屬大多為一類經濟適用房、二類經濟適用房,屬於北京重點小學育民小學學區。今年9月,XX家園的售出均價超過12萬/平方米,一居室的月租為13000元,三居室的月租則為26000元。

02走進XX家園,穿過綠植叢中的涼亭,走過若干個門洞之後,不用經紀人招呼,我們自動停了下來,因為趙忠祥就站在單元門口。

加上會面、合影,整個過程用時三分鐘,盛惠4000元。

再過幾秒之後,趙忠祥對旁邊的經紀人說,「您照好了,散開吧」。

小張跟娛理工作室提過,他原本是做網絡營銷的,後來跟着師父在西安做演唱會票務,賺得不錯。但這幾年,小張明顯感覺到演唱會不行了,「我最後一場演唱會賠了30萬,那是一個拼盤演唱會,最大咖是張信哲。」

著名節目主持人趙忠祥舊照01出了南禮士路地鐵,娛理工作室見到了經紀人小張。

網傳趙忠祥與黑衣美女的圖片不過,小張並沒有組織過合唱、家宴。近幾個月,「會客廳」的高端活動幾乎沒有了,找他的客戶都是來XX家園見面。

旗袍女說她住在大廠影視小鎮,是《中國好聲音》的代言人,她還打了一個電話,對電話那頭說:「我昨天見到了一個大哥,他說要打造我成為網紅,你覺得可以不?」

不到半分鐘,小張推了推娛理工作室,讓我趕緊上前去。

突然間,趙忠祥停了下來,指着不遠處的老太太喊道:「別拍了!唉!說你呢?」老太太慌張地從手機後面探出頭來,腳下買菜的小推車晃動了一下,沒有反應過來,趙忠祥又喊了一遍。

目送着這家人走出單元,趙忠祥雙手撐在欄杆上說:「我就是討厭你們堵人家門,人家罵咱們的,心裏不愉快,一堆人堵在人家門口,人家會說,老趙真他M討厭,你怎麼回回照相,照什麼啊你。」

「壕!」娛理工作室忍不住發出了感嘆。經紀人笑了,他曾帶顧客去見過《東北一家人》的李琦。李琦住在房山的一個大院子里,大到什麼程度呢?打開大門,來訪者還需要坐上擺渡車,才能去到會見李琦的地方。

娛理工作室現場拍攝圖片

以基礎的祝福視頻為例,只要不出現任何產品,對外收費底價為3000元,我可以只向他交1500元;如果視頻要帶上產品的話,報價在兩三萬,具體定價需要趙忠祥看了之後定奪,除了敏感的保健品,普通人群能接受的產品,他都可以接受。

兩三年前,小張的業務拓展到了非洲小孩祝福視頻——他們有個團隊在非洲,每天下午三點開始錄製視頻,「當地經濟太落後了,什麼都沒有,小朋友還可以掙點零花錢。」

打發我之後,趙忠祥走進了樓洞,旗袍女抱着禮盒衝上前去,趙忠祥收下,拎上了樓。

說這些的時候,我們滿心期待見到網絡視頻中的「趙忠祥會客廳」,有機會摸一摸那些看起來價值不菲的陳設。

最早,趙忠祥、侯耀華與李琦的普通見面報價都是以萬元計,後來趙忠祥報價率先降低,侯耀華與李琦也應聲下降,用小張的話說,「他們看開了」。

拍攝中的趙忠祥及經紀人、合影團成員等

「趙忠祥會客廳」的活動更為高端一些,「最低消費」是三個字再加5000元,現場寫大型的書法,一平尺收費1.5萬元,也可以寫企業的招牌,價格取決於「寫多大」以及「寫什麼字」,總價2-4萬不等。

今日关键词:伊朗发现新油田